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阴灵札记_ 第123章:深夜聚餐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7-01 16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月下柳梢小说阴灵札记 第123章:深夜聚餐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我不知道刚刚脑海里所出现的画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但是当我重新拿起娃娃再看的时候,伊罗的样子消失了,我松了口气,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,都当成了一个梦,就没再多想了。

    我把娃娃收起来后,就去了佛店。我刚一进佛店,凤菊就连忙凑到我耳边,脸红着跟我说了一个小秘密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说,以前那个非常威猛的小郭,昨天晚上好像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满脑子的问号,等到小郭从里屋出来的时候,我看他红光满面,身上的那股负能量早就消弭了。

    我想应该是那个娃娃不再缠着他了吧?

    见他容光焕发的样子,我笑着对他说:“以后可别乱捡东西了,免得给自己招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郭点头说知道了,然后还问我最近有没有空?我和他说我过两天可能要去一趟泰国,有什么事情等我从泰国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小郭点了点头,就没再多说什么了,就继续去干活儿工作了。

    我刚坐在收银台前开始对账,许琪就来到了佛店,看到我在,她跟我打了个招呼,然后目光一凝,就朝着我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抬起头,笑着说道:“怎么了?我脸上有花儿吗?”

    许琪说:“老板,原来你喜欢娃娃啊?而且还是长得这么可爱的娃娃!”

    许琪的话,让我浑身一怔。我哪里带娃娃过来了?我微微一撇头,心底顿时一股凉意从头冰到脚。

    那个早上被我放起来的娃娃,此时就在我的眼前,它正在对着我笑,而且笑容看着很不舒服,是很猥琐的那种。

    我心中猛然一怵,颤抖着手抓起了娃娃。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跟着我过来的?

    我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个梦,细细想来,不免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我吞咽了口吐沫,赶紧把那晦气的娃娃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漫不经心地对着马凤菊以及许琪说:“最近佛店的生意还不错,为了鼓励大家,今天晚上我们全佛店的人聚餐吃饭。”

    凤菊笑着说道:“整个佛店不就我们四个人吗?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不过可以把白纸鸢和大雷都叫上,这样的话,好歹也能有六个人了。

    我说晚上佛店可以早一点关门,然后我们就出去聚餐吃饭,凤菊和许琪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一上午对完账,白纸鸢就给我发微信说,她今天没活儿很悠闲,问我有没有空?

    我就和她说了晚上聚餐的事儿,她说倒不如把聚餐放在她家。

    上回她和我说了,自从我们订婚之后,我就没上她家见过她爸妈呢,正好趁此机会,两个事儿合在一起做。

    我说可以,就是要麻烦一下叔叔阿姨了。我就给白纸鸢转钱,说这是买菜的钱。

    白纸鸢说不用,说本来就是要好酒好菜招待的,只不过多了几双筷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我就把晚上要聚餐的人数告诉了白纸鸢,让她提前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我突然临时接到了鬼叔给我打来的电话,这让我感到非常意外!

    鬼叔这人比较懒,平日里很少主动给别人打电话,一般都是他找别人解决问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题,很少会遇到他主动找别人的。

    我笑着接起电话,说:“你还能主动给我打电话来?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鬼叔在电话里非常严肃地和我说:“你还嬉皮笑脸的?你知不知道你出大事儿了?你现在是灵圈里的众矢之的,大家都在针对你,你最近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灵圈里不乏有些会本事的人,你最近肯定要被他们骚扰,你可千万要引起重视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最近生意的事情能不做尽量不做,先消停一段时间,避避风头。或者你人先来泰国,佛店的生意你暂时先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鬼叔很少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话,他既然这么开口了,一定是关乎到生死的大事儿。我也不敢有所怠慢。

    我就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搞得好像我要被他们灵圈其他人追杀了一样?

    鬼叔深吸一口气,对我说:“人心险恶。那些灵圈的人,绝大多数都是利益至上的一群人。那些什么黑白是非,在他们眼中连个屁都不算。你现在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,想要一家独大,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鬼叔的话听着不像是子虚乌有,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,我是该注意一下了。

    鬼叔说:“我最近托人给你算了一卦,你命里将会有一个大劫。我想应该就跟这个灵圈的事儿有关了。而且,昨天晚上我找人帮你算卦时,那大师说你现在被不少小鬼缠身,不过还好有贵人相助,都化险为夷了。”

    我眼睛瞪直了,连鬼叔都提到这事儿了?难不成就是昨天晚上我潜意识里的那些画面?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突然觉得事情变得越发恐怖起来。原来昨天晚上,我根本不是在做梦,经历的那些全都是非常真实的。

    同时也包括伊罗进了我的境,想要占据我的身体,还有我看到的那个黑色人影的出现……

    他们……全都是真实的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我就觉得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我咽了口吐沫,对鬼叔说: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我得避一下风头。我先问问新哥,他什么时候有空和我去泰国。我一直都在等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鬼叔说:“尽快吧!国内形势非常复杂,我希望你还是见好就收。千万别想着做得太大,不然你目标就太明显了,很容易就会被那些人针对。不过,如果你能够提升自我,让你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话,那就神魔不侵了。”

    鬼叔的话,我牢牢地记在了心里,同时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就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我连忙将那个娃娃给翻找了出来,娃娃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不是伊罗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就带着娃娃,打算晚上的时候,让白纸鸢帮忙看看,这样才能真正判断昨天晚上的梦的真实性……

    到了晚上的时候,小郭、凤菊和许琪三人早早就下班了,我就开车载着他们去接大雷。

    大雷一上车,看到车上这么热闹,非常激动:“哟,陈默!今天你们这是打算搞派对啊?人都齐了?”

    我看到大雷和凤菊还互相看了几眼,两人的眼神都有些闪烁不定的。

    我让大雷坐在了副驾驶座上,让他离我表妹凤菊远一点,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得这货对凤菊再有什么歹心。

    我见人齐了,就驱车前往白纸鸢家。不过很尴尬的是,今天姜慕嫄还在微信上找我,说是想要找我出来看电影。

    我说今天我没空,过两天要去泰国,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空。

    当我给她回复完,我明显感觉到姜慕嫄在接下来的聊天中显得非常失落。

    我载着众人来到了白纸鸢家,他们一路上都谈笑风生的,集体都在拿我开玩笑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郭,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把后座的两位女生逗得前仰后合的。

    大雷却是出奇地正经,只不过在和我聊的时候,会冷不丁地探探我的口风,想要弄清楚我和白纸鸢到底是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说是家里相亲认识的。然后他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他桃花项链的作用,我就自动屏蔽了。

    而坐在后座的三人也并不是很感兴趣,他们本来就是在店里帮忙卖这些的,对于这些东西早就是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凤菊在小郭的影响下,都变得开始有些话痨了。在我眼里,他们四个人,只有许琪是稍微正常一些的。

    许琪成熟稳重,不会随随便便就参与到话题之中。在别人看来,她好像很闷,但是在我看来,她这样却显得很可爱,至少她不会出言不逊地损自己的老板。

    但是,许琪还是说了一句,让我感到很尴尬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其实……我就是插不上话。你们都太有才了,靠你们去损老板就够了,我语言匮乏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全都哄然而笑。

    我一阵无语,我还以为许琪和他们不一样的,没想到这才来店里几天,就和凤菊小郭同流合污了。

    到了白纸鸢家,她爸妈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。白纸鸢见我来了,连忙过来招呼我凤菊他们。

    一桌总共八个人,正好围坐在一张八仙桌上。

    桌子上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种家常菜,看着就很有食欲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白纸鸢的爸妈见我带了这么多朋友过来,全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很多白纸鸢家的邻居也都来围观,白纸鸢的妈妈就和他们解释说今天是女婿上门的日子,还带了不少朋友来家里聚聚。

    大家坐下来吃饭其乐融融,只不过许琪比较尴尬,不好落座。最后还是我帮她解除了这个尴尬,我说你和纸鸢坐一起,我和大雷那货坐一起。

    白纸鸢的爸妈做完了饭,就和我们一起坐下了。一桌人吃得非常开心,一时兴起,大家还喝起了酒,聊着家常,说着趣事,都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最后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的,只有我还保持着清醒,因为我还得开车就没怎么喝酒。

    白纸鸢是典型的千杯不醉,最后我负责把他们四个全都送回家,让白纸鸢好好照顾她爸妈。

    大雷我不认识他家,直接给他扔酒店了。凤菊和小郭我送回了店里,只有许琪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还好我认识许琪家。就带着她回到了她租的房子。

    房子里一片漆黑,正当我把她从卧室里放下的时候,许琪突然从床上猛然坐起,眼神冰冷地看着我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